欢迎光临不锈钢制管机|不锈钢焊管机|不锈钢制管设备|佛山市源诚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三十年不锈钢制管设备研发与制造 力争一流的服务,一流的产品
咨询电话:0757-81168873 24小时售后响应
当前位置 >首页>资讯中心
关于源诚
(责任编辑:admin)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主页
  • 一品轩心水
  • 六合彩心水站
  • 信息商业用
  • 主页 > 一品轩心水 >

    中国球场巡礼:京最后的四合院 曾演不败神话

      发布时间:2018-01-28 02:54

      一座球场/体育场,是一座城市的象征,它承载着精彩的赛事,蕴含着多彩的文化。对于足球这项运动而言,俱乐部的主场是球迷心中的圣地,是球员捍卫的战场。每座球场都有着它独一无二的故事。中超联赛APP为球迷推出《中国球场巡礼》系列,让我们走进那些著名的体育场,去听听那儿的故事。今天让我们走进北京最后的大四合院——工人体育场。

      国安的狂,酒吧的洋,三里屯的热闹与繁华。如今的工体周边早已变了样,但是这不妨碍工体依旧是北京人心中的那个“大四合院”。每逢国安主场比赛日,工体就成为老街坊们重新相聚的聚会。在工体,有时甚至会有一种奇怪的氛围,比赛的胜负似乎并不是球迷们最为关心的,能够在这里听到地地道道的京腔,才是大伙最为期待的。

      建成于1959年8月31日的工人体育场,在鸟巢出现之前,一直承担着国家体育场的角色。这座建国初期的“十大建筑”,自建成起就是北京大型活动举办的不二之选。近60年的岁月里,它见证历史风云变幻,历经建国后一场场大事件,目睹了不计其数的体育比赛,见证了崔健从这里走红,《一无所有》响彻大江南北。

      工人体育场为何兴建?1955年,劳动人民文化宫举办工人体育展览会的时候,一位工作人员向时任国家体委主任贺龙元帅和全国总工会主席赖若愚提出,首都还没有大型体育场,应该建成一座亚洲水平的体育场,这在当时就得到了贺龙元帅肯定的答复。1956年5月,由前国安俱乐部副董事长张路的父亲张豫苓牵头负责的设计方案得到了通过。到1958年,最终选定朝阳门外东大桥以北的长方形地段上建设“工人体育场”。之所以会选在这儿,是因为地方足够大,而且属于当时的东郊,有开发的空间。可是在开工当天,就遇到了一个巨大的考验。

      工体建设前所在的位置,当年有无数地势低洼的“苇坑”,这些“苇坑”有的甚至深达7米。填平这些坑,用了超过50W立方的土,在这当年谈何容易?为了建设工体,只好整个北京城到处挖土往工体送。最终在地面恢复平整后,工体正式开工建设。在工体建成后不到一个月,第一届全运会就在工体开幕。不过当年的配套设施,显然不能跟现在相比。运动员用的水,是从附近的学校借来的。粮食,是从建国门拉来的。在那个经济还比较困难的年代里,工体凝聚着北京人民的无限热情。

      1977年夏天,“长征杯”足球赛决赛前,广播里介绍,“同志在现场观看比赛”,观众立即起立鼓掌,这是从公众视线中消失了两年后第一次公开亮相。1997年香港回归,工体成为国家同老百姓庆祝香港回归的场所。

      不过要说真正让工体有了今天这种高度的,还是一场场足球赛。在改革开放前,我国几乎所有的重要比赛都被安排在工体举行。直到1983年,全运会才在北京以外的城市举行。1989年,世预赛才第一次走出北京。不过在不少球迷的印象里,与工体相伴的是国安,是属于他们的青春。

      1996赛季开始,工体成了国安的主场。球市火爆的工体,自然就成了北京球迷心目中的圣地。20多年来,无论是周中还是周日,只要是国安主场比赛日,工人体育场就会被绿色所包围。体育场周边不断有小摊贩贩安围巾和队服,看台上震撼的围巾墙,早已成为联赛里一道靓丽风景线。在还没有香河基地的日子里,每一天国安在工体外场训练,都会被围个里三层外三层。“国民女神”高圆圆就曾是这群追星族中的一员。

      去年5月,国安迎来第600场联赛。在过去二十多年里,许多球迷风雨无阻,为自己的球队加油呐喊。有的球迷甚至打着石膏、坐着轮椅、带着一家老小来看球。因为在工体,他们有着无数共同的回忆。工体数以万计的呐喊,与其说是国安的影响力逐年增大,不如说是北京两个字独特的吸引力,让在这座城市里长大的孩子们,终于找到了一种能够直接表达对家乡热爱的方式。

      这里上演过太多的经典比赛。职业联赛初期,国家队和国安队连续在商业比赛中战胜桑普多利亚、AC米兰、阿森纳、格雷米奥、弗拉门戈、佩纳罗尔等豪强,造就了工体不败神话。直到今天,工体不败都是一个美好的回忆。这是一种不畏强手、积极进取、顽强拼搏、永争第一的精神。而在职业联赛中,国安队也一直延续着这种韧劲。97年刚刚在大连输了个1比5的国安,回过头就在工体打了申花一个9比1;99年联赛最后一轮,高雷雷的爆射击碎了辽宁队的冠军梦。而所有北京足球人和北京球迷们对冠军的等待,也终于在09年10月31日下午圆了梦。

      当然工体留下的,也并非都是美好的回忆。国足输给香港的“519”,正是在工体上演的。也就是从那天开始,中国足球在相当长一段时间碰到“打平就能出线”就成了“打死也不出线年亚洲杯决赛,国足坐镇工体迎战日本队。赛前国足士气高涨,当时的主力门将刘云飞,当着全国观众的面喊出的那句“打小日本必须拿下”更是让外界对国足充满信心。落后一球的国足,由老将李明扳平了比分。正当国足开始向日本发起总攻时,裁判的一次误判毁掉了国足将士所有的努力。

      2004年亚洲杯,中国队将工体作为主场,邵佳一领衔的国足在半决赛淘汰强大的伊朗队晋级决赛,最终获得亚军。

      当然工体的故事,也有别样的传奇色彩。前八一队队长,我国第一代国脚,前八一体工大队领导姜杰祥去世后,他的骨灰撒在了工人体育场左后卫位置上。因此每一场比赛,他才是工体线人”。

      在国安夺冠的2009赛季,为了能看到最后一轮在工体决定冠军归属的比赛,球迷们在球场外的售票点彻夜排队。

      如今的工体周边,伴随着各式各样的夜店、饭店,早已没有旧时的模样,就如同现在的北京一样。但是工体,依然是那个几万人一起喊出京腔的地方,他已经成为了北京人最后的精神家园。在这里,有过519的惨痛,也有过传奇般的工体不败。有过如高雷雷般草根英雄的一球成名,也有过国际大腕的华丽表演。不能否认的是,工体文化中或多或少存在了一种急躁以及一些市井文化中的糟粕;但是围巾墙、每场比赛4、5万人的呐喊,也足够给整个联赛添彩。